涉 外 知 识 论 坛
马来西亚的农村经济发展策略
来源:上海科教兴农网     发布时间:2007-04-03

    [内容摘要]本文主要探讨1957年独立以来,马来西亚农村经济发展策略的演变及其成效;并总结出几点有益的启示,包括注重提高农民收入,提高单位农业收入和发展农村工商业等。  

[关键词]产品多元化,乡村工商业,农民收入 
    
马来西亚曾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国家,1957年独立时,农业占GDP的比重高达40%左右,在农业领域就业人数多达119万,占同年就业总人数的56.4%。独立后,马来西亚的经济结构和就业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农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始终占有重要地位,2000年依然占有GDP8.5%和就业18.1%的比重,和制造业、服务业一起,成为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三大支柱。因此,发展农村经济一直是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帮助农民脱贫,也是马来西亚政府消除贫困战略取得的重要成绩之一。在我国大力提倡建设新农村之际,探讨马来西亚发展农村经济的策略与成效,将不无裨益。 
    
一、1957-1970年,扶持原有农业经济 
     1956-1970
年,马来西亚一共实施了三个五年计划,分别是第一个马来亚五年计划(1956-1960)、第二个马来亚五年计划(1961-1965)和第一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1966-1970)。由于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地位,马来西亚政府对农业经济的发展非常重视,在政府三个五年计划的发展预算中,直接投入农业的比例分别高达22.6%17.3%25.5%15年投资总额达16.86亿马元,而同期投入工商业的比例仅为1.2%2.2%3.8%,总额仅2.08亿马元。而且,政府投入其他部门的资金,不少也用于农村建设,如建筑开支不少用于农村的各种基础设施。 
    
这段时期农业资金主要用于橡胶再植、土地开发及水利建设,三者共占农业投资额的四份之三以上,其余用于为农民提供的各种资助,以及建设其他基础设施等。 
     
橡胶在1877年引进马来亚,到20年代已成为西马最主要的农作物,此后到20世纪90年代,马来西亚一直是世界最大的天然橡胶生产国和出口国,靠橡胶生活的人最多时占全国人口的70%以上,橡胶出口税也是政府主要税收来源,因此,维持橡胶生产是独立初期马来西亚发展农业经济的重要内容。马来西亚独立后,早期种植的橡胶树陆续进入再植阶段Iq,政府通过发放补助金扶持农民进行橡胶再植,如向中小园主发放的补助金从1952年的每英亩100美元,增加到1960年的750美元,对5英亩以下小园丘的补助还特别增加到800美元。1953年马来西亚橡胶种植面积为339.95万英亩,分为100英亩以上的大种植园、100-10英亩的中种植园和10英亩以下的小胶园,小胶园占40.29%或为136.98万英亩。到1965年底,大种植园完成80%种植面积的再植,中小园丘只完成50%。中小园丘的橡胶再植成效有限,与政府补助金不足有关,另外,小胶园没有橡胶再植所需的富余土地,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土地开发由此得到特别重视。 
     
马来亚的土地开发政策是由1956年成立的联邦土地发展局具体领导实施。1960年前它只是制定土地开发计划和筹集必要资金的贷款机构,没有特别采取措施解决农民没有土地和土地不足的问题。1960年后,为了维持和扩大橡胶种植规模,政府投入大量资金开发土地,联邦土地开发局也随之改变职能,负责推行土地开发和迁居计划,每年约推行十项开垦迁移计划,到60年代末,总共实施了90个计划,开发了30.84万英亩土地(12.48万公顷),安置20700户农民。新开发的土地主要种植橡胶,部分种植油棕,甘蔗、可可等。 
                                
     
排水与灌溉系统建设是农业资金的又一重要用途。例如,政府拨出巨款为稻米生产建造庞大的水利排灌工程,1956-1980年,这些工程的预算高达14.08亿马元,其中较大的工程是吉兰丹的古姆达工程和吉打、玻璃市两州的慕达工程,均于70年代前半期完工,两个工程可灌溉马来西亚50%以上的稻田。此外,政府还投入大量的资金为农业生产建筑道路、桥梁,为偏僻的乡村提供现代化的自来水、电力、无线电和电视等设施,为农民发放销售补贴以及免费或低价发放种子、肥料、农具等等。 

由于政府对农业的大量投入,马来西亚农业在东南亚各国中一直保持了最高的增长率,并支撑国家经济高速增长,60年代马来西亚经济年均增长率为6.5%,超过中等收入国家平均值的6% 
    
然而,为经济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农民,并没有从经济发展中得到真正的实惠,农民少地缺地的情况依然十分严峻,农村贫困比例也远远超过城市。据统计,1970年西马约有270万英亩小橡胶园,小橡胶园主有75万,占地少于7英亩的占90%,少于5英亩的为45%。稻田面积为94万英亩,稻农约30万,稻农拥有土地的不到50%,部分拥有的为25%,无地的纯租户为27%,平均耕地为3.1英亩,54%的农民耕地少于3英亩,78%的农民耕地少于5英亩,仅有22%农民有耕地超过5英亩。尽管政府对土地开发与农民迁居投入了不少资金,但只能吸收了小部分农村过剩人口,无法迁人开垦地的贫困阶层充斥于农村和都市,农村的失业率从1962年的5%提高到19675.3%,农民子弟失业问题尤为突出。 
    
结果,不少农民负债累累,农村贫困情况非常严重。197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西马的平均贫困率为49.3%,但农村贫困率却高达58.7%,城市的贫困率仅为21.3%。在行业收入方面,农业的贫困率也是最高,1975年农业领域的贫困率高达63.1%,其中稻农的贫困率高达77%,胶农贫困率也有59%,反之,制造业的贫困率却为17.4%,即使同样是力气活为主的矿业,贫困率也仅为37.7%,比农业低得多。生活困苦使农民对政府的不满日益增加,60年代后期的社会动荡和1969年大选执政党失利,与此不无关系。 
    
二、1970年以后的土地开发和油棕种植 

独立以后马来西亚的城市化虽然有所发展,但农民仍然占人口的大部分。1970年,西马农村人口为626.97万人,占当年西马总人口880.95万人的71.17%。农业依然是国家经济支柱,占GDP比重的30.8%,在农业部门就业的比例虽然比1957年低,但仍占总就业的44.8%。是否让农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不仅是调动农民积极性,继续促进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需要,也是稳定将近半数人口,保证社会稳定发展的需要,对政府而言,让农民分享经济发展的成果,扭转农民对政府的看法,还具有巩固执政党政治基础的特别目的。 
    
因此,虽然1970年以来,马来西亚经济发展侧重工商业,特别是制造业,对农业部门的投入比例相对缩少,但投入农业的实际资金比70年代前要多得多。据统计,第二(1971-1975)、三(1976-1980)、四(1981-1985)三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的农业预算开支,分别占预算总额的23.2%18.7%11.8%,比第一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1966-1970)25.2%低,但第二、三、四个五年计划的15(1971-1985),政府对农业部门的投资高达157.54亿马元,是1956-197015年总投资16.07亿马元的9.77倍,力度之大,可见一斑。 
    
这个时期的部分农业资金,和过去一样继续资助橡胶再植、基础设施,以及向农民提供各种贷款、价格补贴、农具机械、种子化肥和农业技术方面的帮助等。但大量的资金用于土地开发和安置垦殖民,以更大规模地解决农民缺地少地的根本问题。据统计,1970-8010年开发的土地多达100万英亩,是1956-197015年开发30万英亩的3倍多。到1987年,开发的土地面积总共76.2457万公顷(188.4万英亩),一共安置了11多万垦民。在第五个五年计划期间(1986-1990)联邦土地发展局又开发了17.5745万公顷土地(43.43万英亩),再安置了26095个垦殖民。 
    
农业资金的另一个重要用途,是提高农业产量,实现农业多元化,增加农民收入。橡胶一直是马来西亚的主要农业产品,1970年橡胶种植面积多达175万公顷(420万英亩),占总耕地面积三分之二,而其他农作物的种植面积则分别是稻子53.34万,油棕30.88万,椰子20.5万,胡椒和可可等不到1万公顷。不同农作物单位收入差别很大,据70年代的统计,每公顷的净收入,稻田为120马元,橡胶为240-260马元,油棕为400-480马元,胡椒为800-1000马元,可可为1400-2000马元。政府实行农业多元化,主要是鼓励种植油棕、可可等收入较高的经济作物。特别是油棕,政府为发展油棕种植业采取了许多措施,例:如扩大原有油棕园;在翻种的老橡胶园与低产椰子园:时改种油棕;新开发的土地主要用于种植油棕;对棕油出口征收低于橡胶的出口税;允许农户把橡胶再植补助金用于油棕种植;资助农民设榨油厂,为农民炼油提供种种方便;建立了油棕研究所加强油棕种植的研究,解决生产过程中出现的技术难题,等等。马来西亚油棕种植由此飞速发展,从1970年的30.88万公顷增加到1991年的209.4万公顷,20年增长了近6倍。油棕取代橡胶成为马来西亚最主要的农作物,90年代马来西亚棕油产量和出口量分别占到世界总量的50%60%左右,长期稳居世界最大棕油生产和出口国的宝座。到2002年底,马来西亚油棕种植面积增达367万公顷,是橡胶108万公顷的3倍多,全国从事棕油加工的各类企业超过400家,直接从事油棕树种植开发及棕油和相关制品生产、贸易及研究的各类人员超过35万人,而间接带动的相关产业从业人员达到200万。油棕种植的发展不仅为政府带来大量的财政收入,也为农民带来明显的收益。 
    
三、发展农村工商业 
    
独立前,殖民政府曾拨款500万元于1950年建立了乡村工业发展局,向农村的小规模企业提供贷款,但影响不大。1966年政府将乡村工业发展局改组为土著信托局,加大了促进农村工商业发展的力度。土著信托局在第一个马来西亚五年计划(1966-1970)中获拨款5100万马元,比乡村工业发展局1961-1965年所得的1000万马元增加了4倍多,1971年马来西亚推行新经济政策以后,土著信托局获得的拨款更多了。土著信托局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发放贷款,1966-1970年,发出4800份贷款共3.1百万马元,后来发放的数量与金额都与日俱增,1971-1975年发放了27252份贷款,共11.5百万马元,1976-1980年发放14211笔贷款,共80百万马元,1981-1983年发放了29363笔,共163.4百万马元,1971-1983年发放70826笔贷款,共254.9百万马元。这些贷款的条件都比一般商业贷款宽松,低于5000马元的,不需要任何抵押和担保,而且利息仅为2.2%,低于一般商业贷款的8-10百分点。获得贷款的;不少是农民,他们在农村从事的工商业活动规模都不大,主要是一些原产品加工小企业,家具、糕点、服装制作作坊,以及缝纫、餐馆、杂货、五金电器修理等小型店铺等。 
    
另外,政府成立的各种农业机构,如国家稻米局、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农业销售局,联邦树胶发展局、各州土地发展局等机构,包括土著信托局,本身也积极投入各种工商活动,如联邦树胶发展局在1974年便拥有数十间树胶加工厂,并曾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树胶出口贸易机构。土著信托局也在乡村建立了企业,生产花裙衣服、加工薯粉、橡胶等,同时出资建造商铺,帮助农民经营零售业,它还设立公共汽车公司,70年代初提供的客运服务网络约2000公里,覆盖主要乡村公路。这些政府办的乡村企业,吸收了不少农村剩余劳动力。 

在农村土地开发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联邦土地发展局,从事的工商业活动特别广泛,包括了从原产品加工到下游工业等多个领域,规模都相当大。上世纪90年代初它独资经营3间棕油提炼厂、1间植物油制造厂、3间橡胶加工厂,并经营橡胶、棕油和可可的出口,以及相关产品的国内外海陆运输服务。为了促进业务多元化,它还致力发展联营企业,与其他公司设立了8家联营公司,分别是玻璃市糖厂私人有限公司、柔佛州BUL~RS私人有限公司、棕油产品私人有限公司、FPM私人有限公司、马来西亚可可制造私人有限公司、LAPORTE()私人有限公司、巴西古当谷类私人有限公司、FPG化学油厂私人有限公司等。这些企业的盈利都非常可观,如柔佛州BULK-ERS私人有限公司自从1986年以来,该公司每年所分发的股息都维持在50%左右,1990年的盈利高达1500万马元。90年代初时任联邦土地发展局总监的法西·尤诺奉表示:联邦土地发展局的未来运作方针是从种植原产品发展到设厂加工及市场促销。他说:我们不能永远依赖农产品作为惟一的经济命脉,要取得实际的经济效益,必须着重工业发展 
    
四、成效与启示 
    
独立以来,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马来西亚的农村经济发展策略取得了非常明显的效果,主要表现有: 
    
首先是农产品多元化和农业生产率提升,增加了农民收入。马来西亚大力促进农业多元化,使马来西亚的农业结构从原来的以橡胶为主的单一结构转变为以油棕和橡胶为主,稻米、可可、椰子和胡椒为辅的多元农业结构,农民经营结构也随之变化。1990年西马小园主有78万人,其中种植橡胶19.79万,稻米19.66万,油棕10.27万,椰子、可可、烟草为6.3万、3.9万和3.6万,其余分别种植生果、蔬菜、咖啡等。而1970年单单小橡胶园主就有75万,稻农约30万。另外,由于改进农业技术,农业生产率大大提高,1970-1990年主要农产品每公顷的净收入增幅,分别是稻田120-1,967马元,橡胶260-1,078马元,油棕480-1,595马元,农民的单位农业收益明显增加。 
    
其次是农民收入来源的多元化,非农业收入比重增加。在政府的鼓励扶持,以及政府机构大办各种农村工商业的情况下,西马农户除了务农外,有时也做些小买卖,到乡村企业打打零工,一些家庭年轻成员直接就到乡村企业上班拿工资。所以,非农业收入逐渐成为农户更重要的来源,1990年占农户家庭年收入的平均比例是57.5%,即家庭总收入为5901马元,其中农业收入为2505马元,非农业收入为3396马元,其中比重最高的森美兰州,非农业收入高占71%,最低的玻璃市州也占50% 
    
再次,也是最重要的,农民的经济状况得到改善,贫困率逐年下降。上述种种的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提高了西马农民的收入,1990年西马农民的平均月收入为491.8马元,整体超过当年月收入370马元的贫困线。虽然还有不少贫困户,但农村的贫困率已经大大减少,从1970年的58.7%,降低到1990年的21.8%2004年再降到11.9%。由于农民贫困的降低,2004年马来西亚全国贫困率也降到5.7% 
    
尽管马来西亚农村经济发展还面对不少挑战,城乡差别仍然存在,总体而言,农民的生活状况还不能与其他从业人士相比,但独立以来,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以来,马来西亚的农村经济发展策略取得的效果,特别是大比率地减少贫困,对发展中国家来说,是项值得称道的成就。马来西亚社会秩序一直比较稳定,与此不无关系。马来西亚农村经济发展的策略及其成效,给我们的启示主要有几点:一、提高农户收入,应为发展农村经济的重要的出发点;二、提高单位农业收入,是提高农民收入的有效措施之一;三、提高农民收入不能只靠农业,还要靠发展农村工商业,特别是发展与农产品有关的系列工业,让农民也分享经济现代化的一杯羹。